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 www.zzdzx.com 联系电话:010-58908488
首 页 教务公告 学校简介 法规解读 案例分析 法大新闻 同力法学 法律英语 法学名师 教学计划 在线咨询 付款方式
M P A 在职硕士 远程教育 学员天地 法律论文 法制新闻 同力英语 合同范本 法律法规 申硕流程 法律文书 旧版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狭路勇者——中国军魂
狭路勇者——中国军魂
  作者: 中国政法大学   时间: 2019-06-23 11:36   来源: 法大新闻网   点击:9499  


9月18日下午3时左右,许昌学院2018级新生军训合唱比赛在学校羽飞田径场如期举行。法政学院2018级新生合唱队代表我院参加了此次合唱比赛,并获得了二等奖的好成绩。我院新生辅导员杨晓丽老师、法政学院团总支学生会主席团以及文体部、文艺部全体学生干部也来到了比赛现场,为本次新生合唱比赛加油助威。

此次比赛,法政学院选取的参赛曲目是军旅电视剧《亮剑》的主题曲“中国军魂”。比赛开始后,法政学院作为第二十号选手,以一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经典台词点燃全场。作为经典的军旅题材的电视剧《亮剑》,在每一个国人心中都打下了深深的军魂烙印。法政学院凭借特色的选曲和形式创新激起了现场浓烈的氛围,当唱到“向前进,向前进”时,队伍分列,旗手在队伍中央挥舞院旗时,中国军人苦练本事保家园,战场勇猛杀狂敌的浴血搏杀的形象宛在目前,歌声深深地震撼着每一个人,直击灵魂深处。

下午18时许,2018级全体新生军训合唱比赛落下帷幕。法政学院18级新生在此次比赛中荣获二等奖,这将是他们开启大学篇章的第一个奖,为法政学院争得了荣誉的同时,更标志着新生们大学生活的正式启航。我们相信,法政18级新生的加入,将为法政学院带来更多的荣誉。

  • 来源:凤凰大学问 作者:赵秉志

    我们为什么要废除死刑?应该如何废除死刑?凤凰大学问专访了著名刑法学家赵秉志教授。以下是专访内容:

    受访人:赵秉志(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院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

    采访人:王德民(凤凰大学问编辑)

    中国将会逐步废除死刑

    凤凰大学问:关于废除死刑,您认为是保留一部分,还是说应该彻底废除所有的死刑?

    赵秉志:中国废除死刑的道路恐怕不会像欧盟一些国家那样,采取一次性全部废除的方式,中国肯定要经过逐步废除的过程,这才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情况,也才能够实现。我认为,中国最终要全部废止死刑,我不赞成以后留一些死刑。但现阶段首先应争取把所有的非暴力犯罪,比如经济性犯罪废止完,同时把非致命的暴力犯罪,像刑法修订案(九)已经有两种了,也要逐步废止。对于致命性的暴力犯罪恐怕要到最后阶段,经过慎重衡量的过程,怎么也得几十年的时间。

    我认为目前实际上中国废止死刑,是采取一个渐进的道路,就是采取将非暴力犯罪作为主攻方向的废止路径。

    功利论和人道主义都支持废除死刑,但人道主义起决定作用

    凤凰大学问:废除死刑在法理上争论很大,有各种支持死刑的,也有支持废除死刑的,支持废除死刑的理论说法也有很多,你最认可哪种法理,也就是你认为应该从哪个法理的角度来说服大家?

    赵秉志:我在《法律科学》和《上海法学》这两个杂志上有两篇相关联的文章,都是关于死刑改革的争议问题研究,其中一篇就是关于废止死刑的根据问题。实际上在中国和国际社会长时间里,提出要不要废止死刑是从功利上来考虑,就是这种死刑有没有效果,效果大小,利弊权衡如何,这是一种传统的观点。

    在近几十年来,特别近一二十年来,西方的一些法治发达的国家,在废止死刑上,采取了从人权的角度,从人道的角度,而不是从功利角度来谈论废止死刑的问题,也就是说,哪怕你死刑有相当的实际功效,从人道上考虑你不具有合理性,即你有效但不合理,也是应当废止的,这是目前两大阵营,就是到底是功利论还是人道论来废止死刑,这都可以得出来废止死刑的目标。

    我认为在中国当前情况下,这两种观点都要讲,但是最终起作用的应该是人道主义。比如说现在要废止老年人的死刑,从功利上说,死刑在防止老年人犯罪上没有效果吗?但是从人道的角度考虑,对老年人不应该适用死刑。当然了,为了促进死刑改革,从功利上考虑,死刑也不见得有实际的积极效果,把它废止之后,也并不会引起严重犯罪的增加,也是一个根据。

    当然从功利看,有时候实证是比较的困难,到底是因为其他因素,还是因为废止死刑了,才导致严重犯罪上升了?所以功利论有一个毛病,维护死刑的人也可以说它有一定的效果或者有相当的效果,反对的也可以说没有效果,都可以举出一些实证的例子。

    所以我觉得从功利论来讲,有一定的作用,但它不起决定作用,起决定作用的应该是人道主义,这就是我关于废止死刑的理论根据的观点。

    弘扬人权思想对死刑改革有好处

    凤凰大学问:有种观点认为,如果保留死刑会对犯罪有威慑和预防作用,那是不是对整个社会而言更符合人道?

    赵秉志:这是功利论的观点。人道主义认为,你这个刑法弊端太大,你这个刑法造成的错误不可避免,这个刑法过于残酷,而用别的刑法可以替代,或者相当程度上可以替代的话,你这个刑法是不需要的。在人道主义上讲就更彻底。

    凤凰大学问:人道主义是否认为政府也没有杀人的权力?

    赵秉志:从人道的角度,有没有杀人权力,有没有合理性、正当性,这就不是一个功利问题,有没有用处的问题。这是你有没有权力,合理不合理,应当不应当,用剥夺公民生命的办法来控制社会,来预防犯罪,这是人道主义的观点,不是功利的观点。#p#分页标题#e#

    西方通行观点是人道主义,我认为中国适当引进人道主义,对中国人权思想的弘扬,对死刑改革都是有好处的。但是在中国完全不讲功利,是不行的,功利能够教育我们的当权者,也就是说,这个死刑存在不存在,对犯罪有没有正面的遏制效果,我觉得也应该发挥功利主义说服作用。

    废除死刑与国际刑事合作有关,但主要是国内法治需要

    凤凰大学问:国际刑法权威Christos Mynopolaus曾对我说,关于中国要向欧洲引渡跨国犯罪的当事人,他们都要求中国必须要废除死刑。而中国从刑八到这次刑九草案都废除了不少罪名的死刑,这是否意味着跟建立跨国刑事合作的需要有关,比如为了更方便引渡裸官?

    赵秉志:应该说有一定的关系,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所在。我前一段还应外交部和国家海关总署邀请到巴拉圭,到美洲人权法庭上做专家证人,为遣返赖昌星我曾作证人两次,但这次是关于潜藏到秘鲁的一个走私犯罪分子,他跟赖昌星的情况极其相似,只不过他这个数额比赖昌星小的多,他只有7个多亿的人民币,当时应该说也差不多一亿美元。

    这个法庭上也提到中国的死刑问题,我觉得中国的死刑肯定是影响中国引渡遣返罪犯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但是在立法有死刑情况下,按照国际惯例或对方要求,通过外交承诺不判处死刑也可达到引渡或者遣返的目的。当然立法根本就没有死刑了,那就根本不用做这种承诺了,那就更彻底了。但是国际上的压力,国际的交往,国际司法协助的需要,不是死刑改革的主要原因,最主要的方面还是我们国家法治改革的需要,我们人权发展的需要,我们的死刑改革首先是立足于我们国内的需要,而不是仅仅是跟外国打交道时候更方便的需要。中国历来就不会把外部压力当做改革的一个主要动力,我们看到还主要是因为国内认为死刑太多,认为死刑问题到了改革的时候了,所以我觉得跟国际引渡有一定的关系,但绝不是核心影响因素。

    强烈要求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时代基本过去了

    凤凰大学问:推动死刑改革的国内因素主要是哪些方面?

    赵秉志:一个是国内法治发展的需要。中国大量死刑的增加,都是在社会转型期,特别是在最严重时期,做出的应急性反应,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也没有经过很深入的科学论证,自然就影响了法治文明进步的程度,因此法治本身需要。

    另外一个从我们国家人权高涨,人权思想发展来说,逐步废除死刑很多老百姓都能接受,说非暴力犯罪为什么要剥夺他的生命?这在十年二十年以前根本不能理解,今天越来越多人能够认同这种观念。今天因为受贿数额问题,强烈要求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仅仅因为钱财的问题,强烈要求判处死刑的,恐怕在老百姓中并不是一个主流了。老百姓认识到人的生命比财产要宝贵。

    刑法与全球文明规则接轨更加重要

    凤凰大学问:就像中国加入WTO,经济法、民事法律方面跟国际有所接轨。在公法领域,国际上废除死刑的国家很多,也是一个趋势,我们的刑法会不会也要向国际潮流靠拢?

    赵秉志:对。因为我觉得刑事领域靠拢是更加重要的,是基本的人权,国际上不光是一些民主法治发达的国家,联合国多年来一直倡导要废止死刑,减少死刑,保留死刑的国家要把那些死刑范围限制在最狭窄的范围内,比如主要针对最严重的罪行。

    尽管中国签署但并未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是中国还是在逐步调整,能够完全与这个公约相协调,相适应,遵照这个公约方向来行使刑法,这当然是接轨的一种努力,我们是愿意接受全球性文明进步的规则的。

    中国死刑罪名再砍掉四分之三都不为过

    凤凰大学问:就像您说的,立法上保留一些死刑,但通过外交承诺实现国际刑事合作,比如台湾2010年还恢复了死刑,但他们很少判死刑,这种立法保留的方式我们是否也可采取?#p#分页标题#e#

    赵秉志: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现在实际司法中还会执行大量的死刑。而且中国不是死刑马上面临着快废止完了,要不要保留几种的情况。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即便通过的话,中国的死刑还有46种呢,还是非常之多的,我觉得46种再砍掉四分之三都不为过。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可能还没有到美国日本的程度,当然台湾的情况有所反复,美国在全世界也算是适用死刑的大国,但是适用以后,执行很少,执行的时间要很久远,期间有很多发生变数的情况,美国判一个死刑到执行大概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我们现在还不到那种情况。

    中国废除死刑的主要阻力是决策领导层和普通百姓

    凤凰大学问:你也说到中国的死刑罪名数量很多,每次废除死刑反对声也很大,那么在国内废除死刑的主要阻力是什么?

    赵秉志:实际上从上至国家的决策领导层,下至普通的百姓,中间是我们的社会精英和司法精英都有阻力,应该说都有不同程度的阻力,但是最大的我觉得是民众和决策领导层。

    我10年前写过一篇文章,认为变革死刑的观念要抓住两头,一个是领导层,一个是普通的民众。特别在互联网时代,普通民众对死刑观念很容易形成强大的社会呼声,给当权者施加很大的压力,给司法机关施加很大的影响。但民众观念的转变很难,因为民众数量太多,也不会接触到很多全球化的信息,他们感受最深的是身边的事以及历史与经验,阻力很大。

    第二个是决策领导层。首先他们大部分不是法学专家,不了解法律和人权领域的世界性变化趋势。其次中国有重刑主义思想的传统,给领导在治理社会中,在很大程度上有着比较突出的影响,因此自觉不自觉地为了让大多数人满意,就要用重刑,重刑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死刑,所以他们从他们的职责,从他们维护社会稳定,跟老百姓协调等这些角度来讲,领导层也最容易接受重刑的观念。他觉得社会精英说风凉话很容易,你又没有这个责任,司法机关讲废除死刑也很容易,你就面对你这个具体的工作,而我要考虑整个社会治安,整个社会的反应。所以决策领导层有多种理由,特别是他们治理社会的责任,他们的压力,使他们比较容易接受乱世用重典。其实不光是乱世,在盛世出乱子的情况下,他们也希望用重典,所以这样情况下,就会容易施行死刑,因此我说这两头是我们影响死刑废除最大的基础性主体。

    当然死刑改革的目标、路径、方法、策略需要认清,过去司法适用死刑的量很大,你想把它废除掉,困难是很大的,现在不同了,经过2007年以来死刑的司法改革,死刑的适用量逐年下降,跟过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司法上严格掌握,在立法上,特别是对那些长期备而不用,备而少用的这些死刑条款删除掉,都为实现废除死刑提供了现实根据。

    在制度上废除死刑可以先走,先走一步,或者先走半步,引导观念,引导老百姓的观念,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引导我们的当权者的观念,立法可以适当的先行。

    为什么我说集资诈骗死刑会被消灭?

    凤凰大学问:我觉得法学界和舆论界在推动废除死刑上可能还是起到一定作用,比如这次将集资诈骗罪纳入草案的废除死刑范围,因为这个社会呼声好像是很强烈的,你怎么看这个作用?

    赵秉志:集资诈骗罪的废死,上一次刑法修订就该纳入,但是由于当时我们有关部门的一些考虑,考虑到社会影响力恶劣,被害人比较多,怕影响社会稳定,就把把保留下来。我们在有关报告和研究里已经提出来,这个理由是站不住的。

    集资诈骗罪废除死刑,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它属于金融诈骗的犯罪,而其他金融诈骗,上次都废除了死刑,它们本来是一块增加的,现实根据是一样的,唯独保留它的根据是不足的。

    第二就是集资诈骗罪尽管涉众很多,但是被害人都是有一定过错的,他们都是进行投机,进行非法的金融活动,因此这种分散的过错,不能要被告人一方来独立承担,被害人有过错的,被告人的责任程度是应该有所降低的。#p#分页标题#e#

    第三说到底它是一种非暴力犯罪,而且是跟经济领域制度运行有关的,也就是说是在改革的过程中,是在民间资本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是在这种制度影响之下,尤其规范缺乏的情况下,出现的一种违法犯罪活动,它跟制度因素有关系。这也能减轻犯罪主体的罪责了,当然这跟我们的主体意识,跟我们的企业界的认识,跟法学界的呼吁也有直接的关系。

    一些个案起到了催化作用,最典型的个案是吴英案,总理、最高法院都关注了。大家都认为在吴英案之后,再也不会有集资诈骗案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的案件了,但是曾成杰案让大家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实实在在发生了。曾成杰案的集资诈骗涉及到多种因素,但是在出了事以后,把所有罪责都归加到他一个人头上去了,然后给他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大家认为从立法到司法都是太缺乏合理的根据,也太危险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说集资诈骗这个死刑寿终正寝,他甚至挣扎走完了本来应该到头的路,却又多走了一节,最后还是挽救不了应该归于消灭的命运。

    用最严厉的刑法惩罚风化犯罪是不对的

    凤凰大学问:还有就是关于两个卖淫方面的罪行,是不是因为现在社会观念更开放,民众比较好接受,所以优先废除?

    赵秉志:组织卖淫犯罪是一种非暴力的犯罪,本来不应该设置这样一个最严厉的刑法,卖淫尽管有可能有精神强制,也有物质的、身体的强制,甚至有可能打骂,但暴力程度还是相对有限的。如果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死亡,那就是其他更严重的犯罪了,因此说到底,这两种犯罪都是一种风化犯罪,风化犯罪用最严厉的刑法惩罚,跟它的性质和危害程度是不相符的,用最严厉的刑法来惩处道德问题是不对的。

    凤凰大学问:走私军火在我们想象里,感觉还是挺严重的,但是这次草案也提出废除,这是不是也因为走私算跨国犯罪,涉及刑事合作问题?

    赵秉志:我理解它是经济犯罪,另外,走私核材料、走私武器弹药很少很少发生。走私核材料多少年才会发生一起?走私武器弹药倒是有一些,但是它本身并不是要违反公共安全,有些是为了盈利,有些是为了收藏,因此从危害程度来讲都达不到最严重的程度,当然对于国际引渡确实更容易了。实际上把所有走私的死刑都废止掉,应该是非常合理的一个修法。

    凤凰大学问:然后就是两个军职罪为什么也要被废除?

    赵秉志:这两种军职罪,我觉得主要是危害程度不够,犯案率很少,达到死刑可以说基本没有,保留死刑显然是不必要的。

    废除死刑是有一个路线图的

    凤凰大学问:通过刑八到刑九的修法,我们在废除死刑上是不是有一个思路或路线图?

    赵秉志:这个思路是有的,现在大的方向和步骤,都是首先致力于非暴力犯罪死刑的废止,同时在这里面都是选择较少适用,而且民众比较容易认同的罪名。

    首先非暴力犯罪,比如严重的毒品犯罪,较多适用死刑,就没有纳入废止死刑的行列,还有就是贪污罪、受贿罪,特别是受贿罪,尽管适用死刑,也适用死缓,但是涉及到老百姓不大认同,现阶段的反腐倡廉任务也比较重,腐败问题也比较严重,现在废止不合适宜,所以先把它放着。

    而非暴力犯罪较少适用死刑,较容易获得社会正面评价和认同,就能优先纳入废除死刑的行列。还有一个并行不悖的迹象,也就是在着重废止非暴力犯罪死刑的同时,我们的立法机关已经迈开了废除非致命的暴力犯罪死刑的步伐,比如强迫卖淫罪等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暴力,但不是致命的暴力,草案中提出废除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尽管这不是重点,但也是体现了进一步推进废除死刑的思路。

    同时考虑其他的能够限制死刑实际适用的制度的改进,比如对于老年人犯罪,从主体上限制了死刑的适用。还有对于死缓罪犯执行死刑的条件更加严格,实际上最后的结果也是减少了死刑的实际适用,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可以看到的思路。#p#分页标题#e#

    总之,这个思路就是逐步减少死刑罪名,同时伴随着其他的减少死刑实际适用的制度性改进。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大学问。责编王德民 wangdm@ifeng.com)

  • 相关推荐:

  • 赵秉志:中国最终要全部废止死
  • 第五届“学术新人”论文大赛颁
  • 法律人的激情与憧憬——温家宝
  • 中国高校工会第12次宣传思想工
  •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管理综合信
  • 质疑与回应:“法治中国”系列
  • 徐显明校长主持召开中国政法大
  • 我校马怀德副校长一行赴中国人
  • 徐显明校长主持召开中国政法大
  • 总结过去希冀未来——中国政法
  •  
    中国政法大学陈夏红教授莅临我院开展讲座
    “中国共产党简史”主题分党校课程顺利进行
    “再议法律人职业伦理”主题分党校活动顺利进行
    法政学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分党校活动顺利开展
    “让规矩成为习惯”主题分党校课程顺利进行
    法政学院联合美术学院“雄才韬略”辩论赛圆满落幕
    我院召开2019年度河南省法学会研究课题报告会
    文明教育社会实践活动顺利开展
    法规解读
    许昌市法学会到我院调研法学专业实习基地建设工作
    法政学院分工会庆祝三八妇女节系列活动之女教师运动会
    2019年预备党员培训心得交流会顺利开展
    “坚定理想信念,做优秀共青团员”主题团课顺利开展
    法政学院成功开展第三十三期主题团课
    河南工程学院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莅临我院考察交流工作
    法政学院联合化学化工学院成功举办团日活动
    “强者自强,做合格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主题团课顺利开展
    案例分析
    法政学院12?4宪法日誓师大会暨启动仪式成功举行
    法学会“12.4法治宣传系列活动”之观影说法活动
    警示教育 直击灵魂
    法政学院模拟法庭活动圆满成功
    观影《李学生》 弘扬正能量
    华东政法大学刘宪权教授莅临我校开展学术讲座
    法政学院召开2018年党支部书记抓基层党建工作述职评议大会
    法政学院召开第十三次教职工民主管理大会
    法硕辅导
    我校代表队在2019国际刑事法院模拟法庭审判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
    法学院“与你,儿龄依旧”毕业歌会圆满落幕
    我校外国语学院 2019届学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顺利举行
    感恩父母 回馈母校——我校开展“我为爸妈买车票”毕业主题教育
    党委第一巡察组巡察法学院党委工作动员会召开
    教育部2019年“平安留学”出国行前培训会在我校成功举办
    第三届法庭科学/司法鉴定标准建设研讨会成功召开
    中国政法大学第七届教职工代表大会暨第十三届工会会员代表大会第
    script
     
    中国新闻网-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人民网-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教育部-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中国普法网-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公安部-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诉讼法学研究院-中国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课程班-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公共管理硕士(MPA)
    [中国政法大学] [北京大学] [中国普法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网] [中国政法大学] [北大金融] [中国新闻网] [在职博士]
    [北大金融] [诉讼法学研究院] [公安部]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普法网] [教育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人民网] [中国政法大学在职]
      首 页    | 学校简介   | 教务公告   | 在职硕士   | 在职博士   | M P A   | 付款方式   | 对外培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网址: www.zzdzx.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
    电话: 010-58908488   传真: 010-58908408   QQ: 961093009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83672号